每天看二部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long8、青春long8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堂long8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343:苏问收拾苏伏,亲亲呀亲亲亲 文 / 顾南西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net 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“做人,要善良一点,因为道高一尺,魔,就高一丈。”

    她输了,输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苏伏失控地尖叫,将手机砸了个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随行的保镖察觉不对,上前询问:“大小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将碎屏的手机踢到了水里,当即跳下了船,上了车,一打方向盘,掉头就走。为了掩人耳目,今天码头所有渡口全部开放,启航的船有十几辆,航线全部不同,可方才,她被姜九笙定了位,败露了航线与具体位置,这条逃生路,只能弃。

    车速很快,她疯踩油门,可才刚出七号渡口的出口,迎面一辆宾利直线撞过来。

    她猛踩刹车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一个急刹车,整个车尾都震了起来,她被惯性狠狠摔在座位里。

    宾利的车门打开,迈出一条修长笔直的腿:“还跑?”

    声音慵懒,桀骜。

    苏伏猛地抬头,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海边风大,苏问靠着车门,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口鼻,露出的一双眼,瞳孔漆黑,凉凉地瞧着车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波澜不兴的两个字,是命令。

    苏伏只迟疑了须臾,打开车门下了车,扫视了一圈后,低头喊:“四叔。”

    四周十几辆车,全是苏问的人。

    想要逃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苏问后腰靠着车,两条修长的腿懒懒地朝前伸着,穿白色球鞋,里面是格子病号服,外面套了一件长到脚踝的羽绒服,他把帽子扣在头上,手揣进兜里:“现在记得我是你四叔了,找人砍我的时候怎么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苏伏矢口否认:“不是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苏问幽幽地睃着她,懒洋洋的调:“敢做不敢认,哪个姓苏把你教得这么没种?”

    苏伏脸色惨白,抿了抿唇,俯首:“求四叔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苏问与时瑾联手,必定是布了天罗地网,她逃不了了,就是再屈辱,也只能求饶,因为她要活命。

    苏问揣在口袋里的手,摸了两把,掏出一把匕首,扔在了地上:“你让人砍了我多少刀,就往自己身上捅多少刀。”

    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,不收利息,都是网开一面了。他几乎不过问苏家的事,可只要插手了,不是有人残,就是有人死。

    苏问就是这样一个性子,不惹他,他也愿意收起爪子,可真要动起手来,他比谁能都玩,比谁都狠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亲自教出来的太子爷,哪会是善角。

    苏伏权衡了许久,哆嗦着手拿起了匕首。

    今日,她不可能安然从苏问手里出去了,他要讨债,那就得还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用力捅进腹部,咬着牙,拔出匕首,再次刺进左腹,她有意避开了要害,可到底不敢只做表象,匕首捅得深,血几乎喷溅出来,整个人跌坐在地上,她脱了外套,按住伤口,头上全是冷汗,痛得浑身哆嗦。

    她咬牙,五官几乎扭曲:“望、望四叔说到做到,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苏问一只手搭在车顶,有意无意地敲着,动作一顿:“这才还了一笔账,还有一笔。”

    苏伏猛然抬头,对上一双漆黑冷然的眼。

    “年前,你帮你爸策划了一次绑架,还记得吧。”他漂亮的一双眸子,覆了一层冰,“被绑的人,除了我,还有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浑身大汗淋漓,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苏问收起了漫不经心,怒气晕染在眉宇,嗓音同这冬天的风一般,突然冷得刺骨:“她是运动员,伤了韧带,练不了体操了。”凉凉地瞥了苏伏一眼,说,“你就还一只手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苏伏第一次见他动怒,眼神里,不是平日里的懒散随性,全是戾气。

    苏伏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,死死咬住牙,迫使自己镇定:“四叔,就算要被判死刑,你伤我也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苏问弯下腰,对着车窗理了理风吹乱的发型,义正言辞道:“谁说我犯法了,没看我一身伤吗?”他转头,看苏伏,“我这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苏伏募地起身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身后,苏问漫不经心地扔了一句:“还等什么,废她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三天前的晚上,时瑾擅自从看守所出来,去看了姜九笙之后,还去了一趟医院,当时,已经快黎明。

    苏问因为刀伤,已经住院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四爷。”

    “四爷。”

    病房外面的保镖喊得战战兢兢的,声音是压了又压。

    苏问没应。

    保镖只得壮着胆子再喊:“四爷。”

    苏问睡到夜半被吵醒,脾气不好:“几点了,还叫。”

    保镖声音有点抖:“四爷,有客。”

    这个点,不速之客!

    苏问烦躁地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是秦六少来了。”

    时瑾?

    果然,没好事。

    苏问坐起来,开了病房的灯。

    病房外面的保镖赶紧给时瑾让了路,恭恭敬敬地请人进去。

    时瑾道谢,进去后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苏问打量他,大衣里面还穿着囚衣,一看就是越狱来的,就这状况,还人模狗样一副君子相:“你这么大张旗鼓地从看守所出来,不怕苏必青知道?”

    他拉了椅子,落座,姿态闲适又随意:“她知道与否,并没有差别。”

    她本就不信他。

    不管他出不出来这一趟,苏伏该防的,还是会防,该准备的后招,也还是会准备。

    苏问抱着手,没骨头地躺靠着:“看来你是知道她对你留了一手。”而且,还胸有成竹有了对策。

    时瑾开诚布公:“跟我联手。”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时瑾的底牌居然是把他算计进去,他苏问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?苏问给了个倾国倾城的笑容:“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都是商人,一样奸。

    时瑾不矜不伐,从容自若地道:“不是求你,是合作。”

    苏问兴致勃勃:“合作得要筹码。”他家老爷子可从小就教他,只有蠢材才会做亏本的买卖,而他,是奸商,苏奸商说,“怎么说苏必青也是我苏家的人,我凭什么帮着你收拾她。”家丑不外扬,要收拾,也是关起门来自家人收拾。

    时瑾说:“你的伤,是苏必青所为。”

    苏问挑眉反问:“你觉得我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言简意赅,气定神闲地又道了句:“宇文听的手,也是苏必青所为。”

    宇文听。

    一个名字,苏问满脸戏谑的不正经全部消失殆尽,他坐起来,脸色都变了:“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能搬出宇文听,他就知道,时瑾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年前,你和宇文听一起被绑架,不是乔家所为,”时瑾说,“是苏必青父女。”

    年前,苏问还不是苏四爷,是苏四小姐,穿着校服裙子,与身材高挑的宇文听,看上去,背影很像。

    那天,他是要去表白的。

    可结果,宇文听被绑架,就是那次,她手指韧带受伤,体操生涯终止,半年复健之后,进了国家泳队。

    当时他查过,绑架之人是苏家的仇家。

    苏问沉吟许久,问时瑾:“证据呢?”砍他都好说,可他家听听的手要拿奥运冠军,谁碰谁死。

    他语气从容:“合作吗?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中南三省秦家,数时瑾最会玩。

    苏问简明扼要:“苏丙邺给苏必青准备了一架飞机、一张国际银行卡、五公斤炸弹,还有十张船票。”

    炸弹和船票,那就是苏伏的后招。

    时瑾花了三天时间,偷梁换柱,以及一些野路子,卸了苏伏飞机上的炸弹,并且合成了爆炸视频。

    中间,苏伏和时瑾通电了一次,十分钟,姜锦禹破解了她的手机,以及所有通讯账号和设备。

    自然,机场的爆炸是假的,飞机上的女人与飞机下的保镖打手,都聪明地放弃了反抗。

    除夕下午三点,昌航机场。

    刑侦二队的黄队下令:“全部举起手来。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,全部双手举起来,投降。

    黄队说:“带走。”

    之后,拆弹专家再一次排查了飞机和机场,以确定不会有遗漏的炸弹,善后工作霍一宁不管,他走去时瑾那:“时瑾——”

    他刚开口,时瑾做了个噤声的动作,接了秦中递过来的手机,背过身去,声音一下子温柔了:“笙笙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问他:“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放心了,才说:“苏问已经抓到人了,你那边呢,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低头,看见白色板鞋上沾了一点灰尘,嫌恶地皱了皱眉,弯下腰去,用帕子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晚上可以回来吗?”

    除夕夜,她想和他一起过。

    时瑾把帕子扔给秦中:“不可以也得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了,就是一定会回去,千方百计也要回去。

    姜九笙心情立刻愉悦了不少,叮嘱他:“也不要太为难霍队。”

    时瑾应:“嗯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时瑾转而问霍一宁:“我能回家?”

    时瑾只穿了单衣,霍一宁拿了件同事的外套扔给他:“按程序来,”他说,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案子还没结,严格来说,时瑾还是嫌疑犯。

    虽然,刑侦队暗里把这个案子重新审了,还和时瑾合作了,证据也找得差不多了,但警局是法纪严明的地方,又不是菜市场,能立马进去立马出来。

    时瑾云淡风轻:“那不用按程序来。”他洁癖犯了,把衣服扔回给了霍一宁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警局是你家开的?!

    霍一宁对他都无语了,正好来了电话,是武警的同事小晋,小晋汇报说:“霍队,抓到苏伏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回警局。”

    小晋犹豫:“可能要先去一趟医院。”

    苏问亲自去抓的人,没理由还有伤亡,他也是刚知道的,苏问是西塘苏家的太子爷,跟时瑾一样,一个很不好搞的家伙。霍一宁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晋详详细细地说来:“有证人说是苏伏拒捕反抗,好市民苏问见义勇为、大义灭亲,在帮警方抓捕逃犯的时候和不知悔改、罔顾法理的逃犯起了激烈的斗争,见义勇为、大义灭亲的好市民苏问在正当防卫的时候受了严重的伤,而不知悔改、罔顾法理的逃犯苏伏也身中了两刀,以及右手动脉都割开。”估计,手筋都被割断了。

    好市民苏问?

    见义勇为?大义灭亲?

    正当防卫?

    艹!信了你个鬼!时瑾一个,苏问一个,能不能守点法?

    头痛,霍一宁按了按太阳穴:“把‘证人’带回警局做口供,另外让见义勇为、大义灭亲的好市民苏问尽快把‘验伤报告’提交上来。苏伏那里多让人看着点,别让她又跑了,处理完伤口直接送看守所的卫生院养伤,另外,派人盯着苏伏的父亲,一有动作就扣人。”

    小晋明白了: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以前就个时瑾,现在还多个苏问,霍一宁觉着整个警局都要乌烟瘴气了。

    收尾之后,霍一宁和时瑾一起回了警局,办了手续,又录了一份口供,最后破例做了担保,才把‘立功’的时瑾带出警局,出警局之前,霍一宁还给了他一身干净的衣服,时瑾那个洁癖介意得很明显,但也不能穿着囚服,换了衣服,两人才一道回了徐家。

    还没走到屋里,景瑟就飞扑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头扎进霍一宁怀里,开心得声音都飘了:“队长~”

    今天是除夜,景瑟穿了一件大红的外套,因为皮肤好,长得好,穿着红色喜气又灵气,漂亮得过分。

    姜九笙在她后面,厚厚的羽绒服里面,也是红色,是一件旗袍,站在门口,浅浅莞尔,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清雅。

    嗯,穿得太少了。

    时瑾走过去,把她的羽绒服拉链拉到最上面。

    景瑟也不管旁边还有人,钻到她男朋友怀里:“队长,案子破了吗?”

    霍一宁说破了,拍拍她的头:“乖,叫霍哥哥。”

    景瑟乖得不得了,甜甜地喊:“霍哥哥。”

    时瑾and姜九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一宁,还挺坏,偏偏,景瑟太乖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有急着进屋,霍一宁一只手搂着小姑娘的腰:“你爸妈在里面吗?”

    景瑟戴着毛茸茸的红色帽子,她点头,帽子上的毛线球也晃晃,说:“在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亲完了再进去。”

    虽然很害羞,不过,景瑟立马点头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时瑾and姜九笙:“……”

    霍一宁,是真坏,景瑟也是真乖。

    难怪徐老爷子和景爸爸景妈妈一直担心,因为景瑟太纵容霍一宁了,纵容到盲从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边,霍一宁抬头看时瑾,意思是让他回避,时瑾全然无视,还是姜九笙过去,拉他进屋了。

    景瑟小声地说:“霍哥哥,我有点怕表姐夫。”说话的同事,瞄了门口两眼。

    霍一宁牵着她往后院去:“怕他什么?”

    景瑟穿着雪地靴,踩在落叶上,表情很纠结:“不知道,他也不凶,我爸妈还说表姐夫涵养好,受过贵族教育,是绅士,但我还是觉得好怕呀。”她都不敢看表姐夫的眼睛。

    霍一宁笑:“嗯,他确实很可怕。”

    他家瑟瑟心思剔透,看人准,时瑾确实是披着君子无害的皮囊,骨子里,是头凶兽。

    景瑟就担心了:“那笙笙表姐是不是就会被压一头啊?”

    她笙笙表姐,虽然外表冷清,但性子随和又温柔,对身边的人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妈妈说过,处对象不能被压一头,感情里占强势的那一方才不会受委屈。不过,她是不怎么听妈妈的话了,她愿意被她家队长压一头,压多少头都没关系,反正队长才不会欺负她。

    霍一宁好笑:“别瞎操心了,你笙笙表姐不知道压了时瑾多少头。”

    她不懂了:“有吗?”

    霍一宁不继续这个话题,他要亲她了。

    屋里一屋子人,除了徐家人,姜锦禹也在,还有苏倾和秦左,因为一个人过年,便也都来了,见时瑾进来,几位长辈都嘘寒问暖了一番,时瑾礼貌地一一回答,因着是过年,气氛正好,便也都没有提案子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手好凉,”姜九笙拉着时瑾坐下,问,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时瑾低头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被接回来过个年的徐博美默默地趴远了,心里委屈得不行,徐家那只橘猫大黄带着它的一窝奶猫也趴远了,它们都和瑟瑟一样,莫名其妙地好怕好怕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姜九笙起身:“我去给你盛一碗汤,你先喝点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时瑾拉住她,带她去了一楼的客房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,时瑾把她轻轻地按在了门上,双手挡在两边,把她圈在中间,突然说:“笙笙,叫一句时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从霍一宁那里学来的,现学现用。

    姜九笙真的被他囧到了。

    时瑾哄着说:“叫时哥哥,我想听。”

    她性子淡然,不怎么喜欢撒娇,也不怎么说甜言蜜语,因为学过一段时间散打,比一般女孩子都要理智自持很多,除了床上,时瑾很少见她娇娇软软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什么样子他都喜欢,不过,他很喜欢她又娇又软的时候,比如在床上,会让他有一种被需要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    他抱着她哄,非要她喊时哥哥。

    姜九笙脸皮薄,喊不出来,就小声地叫了一句老公。

    时瑾瞬间身心舒畅了,心想着下次要让他家笙笙当着霍一宁和景瑟的面喊一次,他心情好得不行,搂着姜九笙的腰,软声软气地又哄:“宝宝,你再叫一句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依着他又叫了两声:“你先去喝汤。”

    时瑾不要:“先接吻。”

    他弯腰,堵住了她的唇,耐心好得不行,先在她唇上浅尝辄止地蹭,舌尖舔了舔,然后用了一点力道去吮,等厮磨够了,才伸出舌头,钻进她唇里,与她纠缠。

    时瑾停了一下:“喝了牛奶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含着她的唇,继续吻。

    外面,徐老爷子在喊。

    姜九笙推了推时瑾,往后躲:“爷爷在叫我。”

    时瑾不管,又凑上去亲:“等会儿再出去。”他托着她的腿,把她抱起来,吻着她走到了靠窗的书桌上,把她放上去,拉下她羽绒服的拉链,他低头埋在她肩上,亲她的脖子,很用力地一路往下。

    他亲热的时候,都不怎么温柔。

    姜九笙抱住他的头:“不要留吻痕。”她脸上晕着浅浅的绯红,眼眸清光徐徐,“被看到不好。”

    时瑾低笑:“那换你给我留,我不介意被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时瑾自己把外套扔了,扔在桌子上:“笙笙。”凑过去,把衣领往下拉,露出锁骨,一本正经的神情,“你亲我。”

    她好笑,拿他没办法,凑过去亲他。

    她的唇凉凉的,很软,又轻,在他锁骨上啄,像羽毛在撩,弄得他哪里都痒,哼了哼,压着声音,像舒服又像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看他:“嗯?”

    时瑾按着她的头,很轻地把她按回脖子:“不要那么轻,我喜欢重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姜九笙就重重地给他亲了几个痕迹出来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**

    正躺在床上的顾龙8国际long88:时哥哥~

    月票哥哥~我要~

    

    

龙8国际娱乐pt老虎机堂手机站:m.xiaoyuantang.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long8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